日常卡文(开学跑路)

沙雕文手一个!
关注了就别取关行不?

将进酒

婚后夫夫双双穿越回少年时期!


黑化叽×黑化羡!


人物极度OOC预警!


羡羡极度厌恶江家!将江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化江厌离预警!


阴谋论预警!!!


-------------------第八回


       魏无羡受伤一事虽然被蓝家压了下来,但当时场面混乱不知谁透露了风声,这消息还是传到了云梦,江枫眠得知之后立即镇压了消息以防穿到虞紫鸢的耳朵里,处理好之后才御剑赶往云深不知处殊不知。虞紫鸢夜猎提前归来看到江枫眠行色匆匆的御剑向南随即也跟了上去。

          

        云深不知处的山脚下,金光善和江枫眠偶遇到了一起,互相道礼之后,金光善率先开口道“江宗主,小孩子不懂事一急眼就动手你不要往心里去。”

      金光善这话把江枫眠搞得一头雾水,不是说阿澄伤了阿羡吗?与这金家又有什么关系?“金兄,可否将详情告知枫眠我本是在附近夜猎就想来这里看看孩子们,是出了什么事吗?”

      金光善“江宗主无需多虑,不过是小辈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到时候让两个孩子互相道个歉就好了,男孩子嘛正直血气方刚的时候打打闹闹都是正常的。”

      江枫眠“金宗主所言甚是,那咱们就先进去吧。”

      金光善腰间的玉佩突然亮了起来,原本到嘴边的话就转了一个弯“不了,我这还有一点事,一会再进江宗主就先进去吧。”

       江枫眠“那好,枫眠就先走一步了。”

    

       金光善走到了旁边的小树林里捏了一个结界打开了正在发光的玉佩“前辈有何贵干?”

        “一会你要想方设法保住你儿子和江家大小姐的婚事!并且要在虞紫鸢来的时候维护魏无羡,事成之后我会在一次送上新型法器。”

       金光善“是,前辈放心。”

         “你办事,我一向很放心。”


    坐在床上的魏无羡脱下了身上的黑斗篷看着手中暗下去的玉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讲理遇上不要脸的流氓也只有服气的份!就虞紫鸢那个蠢货怎么可能是金光善的对手,想必虞紫鸢会喜欢这份大礼的。”


      门被轻轻的推开,魏无羡赶紧把斗篷收进了乾坤袖,瞬间换上了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软软的喊了一声“蓝湛~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蓝忘机“给你煮了鱼粥。”

      魏无羡圈住了蓝忘机的腰把头枕在了他的腿上“那,二哥哥喂羡羡好不好?”

      蓝忘机“嗯,魏婴……”

      魏无羡“怎么了?”

      蓝忘机“江宗主来了。”

      魏无羡“什么!江叔叔怎么会来!”

      蓝忘机“小心扯到伤口,江公子和金公子起了争执叔父原本想要调和,可是他们二人都不愿,叔父就将二位宗主也请了过来。”

      魏无羡“那俩人都是臭脾气,肯定不能服气。不行,我得去看看!江澄那小子肯定得犯浑!”

       蓝忘机“我和你同去。”

       魏无羡“嗯嗯。”


     金光善和江枫眠面对面坐在雅室的凳子上,蓝启仁坐在上方,江晚吟和金子轩被两个蓝家弟子带了过来,二人身上皆是一片狼藉,金子轩的有脸和江晚吟的嘴角都肿的老高。

          江晚吟“见过金宗主,蓝老先生。”

          金子轩“见过江宗主,蓝老先生。”

 

      金光善“子轩啊,这件事是你的不对尚且不说你从未接触过江家大小姐你就怎知江小姐就一定和你想的那样呢?抛开婚约,你是男子也不能随便诋毁一个女子,还不快给江宗主道歉。”

       金子轩“江宗主,这件事是子轩言语不当冲撞了江大小姐,既然江大小姐没有来,这声抱歉请江宗主代为转达一下。”

       江枫眠没想到金光善会突然唱着一出戏,原本想要解除婚约话也就不能再说了“金公子的道歉我定会代为转达,金宗主说的对,你和阿离只在小时候见过面二人都不互相了解,这才有了误会,听学结束后若是金公子有时间可以来我莲花坞和阿离见一见,毕竟你们以后是要共度一生的。”

       金子轩“是,子轩明白改天定去拜访。”

       江晚吟“阿爹!那金子轩对阿姐那般不敬怎么这么轻描淡写的就绕过他了!”

       江枫眠“阿澄,你也要给金公子道歉,这件事也是你冲动了。”

       江晚吟“什么?!凭什么要我道歉!他侮辱我的姐姐我替阿姐出气有什么错!”

       江枫眠“江澄,错就是错了!不要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快给金公子道歉”

       江澄“阿爹!在家你就向着魏无羡,在这里你还要向着一个外人,你到底是不是我爹!?我才是你的儿子啊!”

        

      蓝忘机扶着魏无羡走了进来,魏无羡苍白的面色蹒跚的脚步虚弱的声音无不告诉江枫眠他听到的传闻是真的“阿羡!你怎么了?哪里受了伤!?”

         魏无羡一进来江枫眠的关切就全部照在了他身上,不仅是他的阿爹,那些世家公子也都心甘情愿的跟在魏无羡的身边,就连那蓝忘机也都对魏无羡格外关注!凭什么!他才是江家未来的宗主,魏无羡就应该是我身边的陪衬!为什么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不过是一个家仆之子!


      嫉妒,怨恨,愤怒,委屈,一时间无数负面情绪都窜进了江晚吟的大脑,眼泪从眼眶淌了下来“阿爹!我才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只关心他却从来不肯正面看我一眼……”

      魏无羡过去安抚“江澄!江叔叔是对你给予厚望才会这般的!他心里一直都有你,没有一只雄鹰一辈子都躲在父母身后,江叔叔是想让你快点成长成为优秀的宗主才会这般的!他并不是偏心!”

       江晚吟猛的甩开了魏无羡的手,指着他的鼻子“用不着你惺惺作态!要不是因为你,我的父母怎么会天天吵架,要不是因为你我云梦怎么会出那些不堪入目的谣言,要不是因为你,我的阿娘怎么会天天在外夜猎连家都不愿意回!还不都是你害的!”

        魏无羡被退的踉跄后退,腹部的绷带出现了丝丝血痕,要不是蓝忘机扶的快恐怕会直接摔在地上“江澄!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江叔叔是真的为了你好啊!”

       

      一道尖利的女声传了进来“阿澄说的有什么错!你就是个丧门星!”


      两道身影走了进来,原本看戏的金光善马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拉开了一个椅子把金衣妇人迎了进来“夫人怎么来了,夫人快做!”

      金夫人“我听说子轩受了委屈,自然是要来看看,不过我是不是来晚了。”

      金光善“怎么会,夫人来的正是时候。”

      金夫人看了看金光善的笑容,金光善的小六九她可是拿捏的死死的,明摆着就想看江家笑话吗!她已经嫁到了金家自然就要和金家共同进退,她已经是金夫人了不再是那个天真的林家大小姐,她要时时刻刻以夫家为中心,在外面不能让人看了笑话。金光善却凑到了她耳边“夫人,一会咱们帮那个魏无羡说说话,那孩子怪可怜的。”

        金夫人可不相信金光善会可怜人,肯定是看上了魏无羡的天资和实力想要拉拢过来,正好她的子轩身边也没一个得力帮手,那魏无羡天资好实力强的确是个很好的人选。


        虞紫鸢看见金光善对林玫(私设金夫人名字)一脸殷勤的样子,又看了看无动于衷的江枫眠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习惯的性将自己脾气都撒在了魏无羡的身上,一道紫光闪过紫电像一条毒蛇一般咬向了魏无羡,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雅室。


        聂怀桑“诶呦!我的个亲娘啊!好疼好疼好疼,呜呜呜呜!好疼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聂兄!你从那么跑出来的!”

        聂怀桑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呜呜呜,我一来就看到魏兄你马上就要挨打了,我也没多想就跑过来了……呜呜呜!你身上还有伤……呜呜呜!好疼好疼!”

        魏无羡拍了一下聂怀桑的脑袋“就你那小身板还替我挡呢!赶紧回房间找欧阳给你上药!”

        聂怀桑“呜呜呜呜……我不走,我在清河都知道那江夫人就会欺负你,不是打就是骂的。魏兄你来我聂家吧,我大哥可厉害了!”

        魏无羡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好在虞夫人打的不重,估计也就破皮了,要是真打出个好歹来……魏无羡想到了前世聂明玦的暴脾气,幸灾乐祸涌上了心头“你瞎说什么浑话呢!我这边没问题的,你赶紧回去上药吧!”

        聂怀桑“我不,你伤的那么重,那剑伤差不点就给你捅了个对穿肠,我可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魏无羡心头一暖,不管哪辈子……唯一不会害他的两个人…也就是蓝湛和聂怀桑了“这里有蓝湛在呢,你还是赶紧走吧!”

         聂怀桑吸了吸鼻子“那……那好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聂怀桑的话让江枫眠心头一惊“三娘!不得放肆!这里是云深不知处,还不放下紫电!”

      虞紫鸢“什么!主人教训仆人怎么了!?江大宗主,你在家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了,在外面也要向着那个家仆之子你是想让人家看笑话不成!”

       江枫眠“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金光善“虞夫人,你又何苦为难一个孩子,老一辈的烂账老一辈的翻翻就行了,这小一辈的有小一辈的帐。”

        金夫人“对,他不过是个孩子,从小没爹没娘也怪可怜的,你又总是为难一个孩子又有什么意思?”

        金光善“夫人所言极是,魏公子啊,我金家也是极力欢迎魏公子来的,我和你父母当年也是同窗之谊啊!”


      这金光善夫妻一唱一和的,江枫眠的脸色更黑了,蓝启仁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他虽不喜藏色但魏婴那孩子看着跳脱却又懂事的让人心疼“江宗主,你们的家务事还是回云梦在谈吧,江公子你也领回去教导教导吧,我蓝启仁无能。那魏无羡身上有伤就先留在云深继续听学吧,我还有课业就先失陪了。


       江枫眠向蓝启仁行了一礼“今日给蓝家添麻烦了,那枫眠就先走了。”

       蓝启仁“江宗主慢走。”

       金光善“这天色也不早了,金某也不在这里叨扰了。子轩从小娇惯,蓝老先生费心了,不用惯他臭毛病,敲打他便是。”

        蓝启仁“嗯,忘机你先带魏无羡回去吧,一会带聂怀桑去一趟冷泉,紫电的伤烈性大。”

        蓝忘机“是,忘机马上就去安排。”


    偌大的雅室没了人,若不是地板上的焦黑和冒着丝丝热气的茶盏谁能想到这里是往后所有事件的导火索呢?

  


欢迎捉虫!



照例的宣群:946815991


 群名:糊王卡的养老院




@米浆(不授权转载) @可爱的小猫 @uu(开学半退) @陈情以白止 

更新了!快来捞捞我鸭!




跑路预警



    本人日常卡文,因犯重罪被学校逮捕,判有期徒刑六个月!六月三十号开始执行


    至此写文已经过了四个月了,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小可爱们,等我回来!更新真的就是缘更了……我有时间肯定会更的!


      求别取关……不弃坑真的不弃坑!



   不打tag真的刷不到!占tag致歉。

      

将进酒

婚后夫夫双双穿越回少年时期!


黑化叽×黑化羡!


人物极度OOC预警!


羡羡极度厌恶江家!将江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化江厌离预警!


阴谋论预警!!!


-------------------第七回


       魏无羡惊喜的从一堆家规中抬起头来,手中的笔也被甩到了一边“真的!明天带我一起下山去采购!”

       蓝忘机“嗯,带你一起。”

       魏无羡挠了挠蓝忘机的下巴“没想到蓝二公子竟然以公济私~我真是喜欢死你了!”

     蓝忘机捉住了他那只作乱的手揪着人的腰带搂进怀里“想好买些什么。”

     魏无羡“蓝二公子的小酒库做好了吗?”

     蓝忘机“做好了。”

     魏无羡“标杆蓝二公子静室藏酒意欲何为啊?”

     蓝忘机“ 家中妻室喜欢。”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都逗不动了!”

      蓝忘机“江家……你打算怎么?”

      魏无羡“走一步看一步吧……江叔叔和师姐对我很好…我不会再让那些事发生了”

      蓝忘机“魏婴,一切有我。”

      魏无羡“有你我什么都不怕。”

      

    哼着小曲走在云深不知处的小路上,魏无羡晃着胳膊。旁边的小路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魏兄!魏兄!快来快来!我已经找你半天了!有好东西!”

      魏无羡“什么好东西啊!快带我去瞧瞧!”


   聂怀桑带他回了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少年等在那里了。聂怀桑神神秘秘的从床铺底下掏出了一个小盒子“诶嘿嘿,这可是我的珍藏!绝对精彩,童叟无欺!”  

     魏无羡揽住了聂怀桑的肩膀把他拉到了角落“聂兄啊!有这好东西才拿出来。” 

     聂怀桑挠了挠后脑勺“嘿嘿,我这不是才想起来吗。”  

     魏无羡“我跟你说你去给我找……”

     聂怀桑“魏兄……你确定……?”

     魏无羡“你给我找来,我明天给你带天子笑和烧鸡!”

     聂怀桑“没问题!”


    热闹的街头连续不断的吆喝声“烧饼!新出炉的烧饼!”“凉茶嘞!冰冰凉的凉茶嘞!”

      魏无羡钻进了人群直奔抄手小摊位“老板!凉拌抄手两份!一份多加辣椒一份不加!”

      蓝忘机坐下后付了钱“一会去药庐买药膳需要的材料,然后萝卜二斤青菜四斤鱼三斤。”   

      魏无羡“我想吃老字号桂花糕和胡糕,陈记的香辣小鱼干,天子笑必不可少!”

      蓝忘机“嗯。”


    两个仙气飘飘的小公子并排走在街上自然吸眼无比,周围的姑娘都暗戳戳的朝二人看,魏无羡回头姑娘们笑了一下,原本聚在一起姑娘们红了小脸刷的一下就散开了。

     蓝忘机捏了捏魏无羡的手歪头看了他一眼,魏无羡摸了摸鼻子“好酸啊~”

     蓝忘机“……”


    就算魏无羡想浪也是不行了,这些食材是要用作晚膳的不回去也得回去,魏无羡“什么嘛!没准他们吃不到晚膳还会感谢我呢!那种药膳谁愿意吃啊!少吃一顿就少受一顿罪!”

     蓝忘机“药膳有助于修行。”

     魏无羡“那也是难吃的一批!”   

     蓝忘机“吃惯就好。”

     魏无羡“这泯灭味觉的东西吃多少都无法习惯!”

     

    魏无羡抱着鼓鼓的乾坤袋回到了弟子舍,他已经预料到了今天,就在这里等着呢。

     江晚吟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阴沉沉的盯着走来的魏无羡恨不得瞪死他“魏无羡!你什么意思!你还有把我江家放在眼里吗?!天天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你是我江家人!却天天去巴结蓝家和聂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无羡“我是你江家的弟子也不是仆从,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来云深本就是学习的,我难道还天天守着你们不成?”    

      江晚吟“好啊!我看你就是去巴结蓝家了!怎么我江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天天往人家蓝二公子身边凑合,你也不看看人家愿意搭理你吗?”

      魏无羡“你可以说我,请不要带着蓝湛一起,这里是蓝家,云深不知道禁止背后与人是非,再者我和谁交朋友还用着和你报备?”

       江晚吟“你有什么资格说教我!我娘说的对,你就是肖想宗主之位!蹬鼻子上脸!”

       魏无羡“第一我不姓江,我没用立场去做那个宗主我也不想当那个宗主,第二,这里是云深不知处不是江家,注意一下言辞有心之人无处不在。”

       江晚吟气急拔出三毒就冲了过去,魏无羡闪身不及生生挨了一剑,从房间走出来的聂怀桑刚一开门就被鉴了一脸血当即尖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魏兄!”

      众少年纷纷被这声尖叫惊起走出了房间,一群少年就算夜过猎也是家中长辈带着伤亡几乎没有有血也是走尸的血,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江晚吟也是慌了扑上去揪住了魏无羡的领子“你为什么不躲开!”

      聂怀桑上前拉开了江晚吟把他甩到了一边“微微!快叫医师啊!快去啊!”


       这么大的事自然是闹到了蓝启仁那里,蓝忘机坐在魏无羡的榻边身边的冷气和不要钱似的,床上的人上午和活蹦乱跳的和他在集市,下午就面色苍白的躺在了榻上“发生了什么。”

      聂怀桑瑟瑟发抖缩在一边“就下午魏兄回来的时候,我听到了江晚吟和魏兄起了争执,我原本寻思他们江家的事我也没有资格过问,但吵着吵着突然就没声了我就出去看了看,就发现魏兄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蓝忘机“嗯,出去。”

       

    聂怀桑默默的走了出去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诶呀我的妈呀!受伤的是魏兄不是他老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伤的是他老婆呢。”

    

    傍晚魏无羡悠悠转醒“蓝……蓝湛……”  

     蓝忘机“我在,可还好?”

     魏无羡“蓝湛……蓝老先生没告诉江叔叔吧……”

     蓝忘机“我没让叔父说。”

     魏无羡“那就好……我不想给江叔叔添麻烦。”  

     蓝忘机“魏婴……你不必勉强自己。” 

     

   门被推开,蓝启仁从外面走了进来“忘机,他情况怎么样了?”

      魏无羡“蓝老先生,我没事了。养几天就能去听学了,您也别说江澄,他的脾气我知道他就是一时冲动,您也别和江叔叔说……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蓝启仁“你先好好休息吧,忘机你和我来。”

      蓝忘机“嗯。”


   蓝启仁“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是我给魏婴添麻烦了……”

   蓝启仁“好了,事情大概我也知道了,既然魏无羡不愿意闹大那我们也尊重他的意思,但是江晚吟恶意伤人还是要罚的,家规十遍并且在小石板路罚跪三天。”

     蓝忘机“嗯,那忘机就先回去了。”

     蓝启仁“嗯,回去吧。”



欢迎捉虫


求个三连!


照例的宣群:946815991


 群名:糊王卡的养老院


 


  当老福特发不了的时候,我会发在群里!


@笛响千年终成寂 大佬快来捞捞我啊!

将进酒

婚后夫夫双双穿越回少年时期!


黑化叽×黑化羡!


人物极度OOC预警!


羡羡极度厌恶江家!将江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化江厌离预警!


阴谋论预警!!!


-------------------第六回


       

         魏无羡也不是没听过学上辈子无聊的紧更别说这辈子了,缩在蓝忘机身后手悄摸摸的在桌底摆弄这蓝忘机的抹额尾巴,旁边的聂怀桑早已把头埋进书里在梦中和雅正集相亲相爱了,这干巴巴的课程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怎么熬过来的……思绪满天飞,脑海中浮现出蓝忘机醉酒的可爱模样,抱着兔子的白衣仙君,偷鸡摸枣的含光君,魏无羡的蓝忘机。

  

          “噗嗤。”


   整个课室都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魏无羡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真的笑出了声……挠了挠头朝已经黑了脸的蓝启仁不要脸的笑了笑换来的只是蓝启仁更黑的脸…… 


     蓝启仁“你给我站起来!”

     魏无羡“是!”

 

     蓝启仁“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魏无羡没有立即答出,蓝忘机扭头看了过去。


        蓝启仁 “忘机,你来答”

  

        蓝忘机  “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灵,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则斩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魏无羡摇了摇头道“虽说是以‘度化’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若这执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说,但若是要杀人满门报仇雪恨,该怎么办?”


    蓝启仁“故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必要则灭绝。”


    魏无羡微微一笑,道:“暴殄天物。”顿了顿,方道:“我方才并非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在考虑第四条道路。”


    蓝启仁道:“从未听说过有什么第四条。”


    魏无羡道:“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


    蓝忘机在后面攥住了魏无羡的手。蓝启仁胡子都抖了起来,喝道:“不知天高地厚!”


    兰室内众人大惊,蓝启仁霍然起身:“伏魔降妖、除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还要激其怨气?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魏无羡道:“横竖有些东西度化无用,何不加以利用?大禹治水亦知,堵为下策,疏为上策。镇压即为堵,岂非下策……”蓝启仁一本书摔过来,他一闪错身躲开,面不改色,口里继续胡说八道:“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蓝启仁又是一本书飞来,厉声道:“那我再问你!你如何保证这些怨气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无羡“我若是真的想到了又能如何!?”


      蓝启仁“你若是想到了如此邪术,仙门百家就留你不得了!”


    魏无羡神色严肃的看了过去“”蓝老先生,仙门为何留我不得?就因为我想出了与你们不同的修炼方法!?我从未作恶便被打上人恶人的标签!?“

     蓝忘机“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于情于理,都应是尊重。“

      蓝启仁气的手都颤抖了,指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方向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就是说不出来话……


     聂怀桑“蓝老先生,有时候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到正义和英雄,却看不见在他们在黑暗中的挣扎和嘶吼。”

      

      蓝启仁“你…你们!”蓝启仁觉得自己多年以来的坚持被否定了个彻底,那些孩子才是新一代的主宰他不过老骨头一把了…时代在变他却一成不变…过去的那些岁月,那些坚持,就像暴露在阳光的雪花无法躲避……是他需要改变了

  

     蓝启仁咳了两声“坐下吧!但是你们三个打乱课堂秩序一人家规给我抄三遍!”

       

       蓝忘机“嗯。”

       魏无羡“哦……”

       聂怀桑“啊……?”


   下课之后聂怀桑整个人都倾倒在魏无羡的身上了“魏兄啊……我替你说话还被罚了~呜呜呜呜……”突然一阵恶寒从背后传来,扭到一半的腰硬生生的掰直了回去,聂怀桑缩了缩脖子“我怎么觉得有人要戳死我呢……”


      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膀“聂兄这份恩情我记住了!考试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

      聂怀桑“魏兄你才是我的大大大恩人啊!小弟愿意为你效劳!”  

      魏无羡勾唇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哦!要记住啊!我先走了!”


     聂怀桑“不知怎的,总有一种自己把自己卖了还要替别人数钱的错觉……”


     白衣公子站在走廊的拐角处,怀里抱着两本厚书,神色温柔的看着从远处跑过来的少年“魏婴,饿吗?”

      魏无羡没有放缓速度径直冲向了站在那里的白衣公子一踮脚跳进就跳进了一个充满檀香味的怀抱长腿盘在蓝忘机的腰间头埋进他的颈窝,像一只撒娇的黑猫一般“没想到咱们含光君小小年纪便学会了顶撞叔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二公子!”

       蓝忘机“这是事实。”

       魏无羡“那咱俩去静室还是去藏书阁?我还有三遍家规等着和含光君一起分享呢~”

       蓝忘机“先回静室用膳。”

       魏无羡“我想吃你做的面。” 

       蓝忘机“好。”

   


————————————


     我是云深不知处的厨子,我已经在这里干了六十多年了,就连青蘅君和老蓝二公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名镇仙门毒倒一方的蓝家药膳就出自我的手,我一辈子都没有孩子,就把这蓝家的两个小公子当做自己的孙子看待了

     

     这小蓝二公子啊虽然冷着一张脸却是讨人喜欢的紧,不过这做饭手法未免也太熟练了点吧……这面条抻的比我都好……

      

     蓝忘机“坤叔,这里有辣椒吗?”

     “啊?我记得有。”


   我在一个落灰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瓶子“小湛啊,你要这蜀中辛料干什么?这玩意可不好吃!少放点!还有啊,你做那么对面条是准备和小涣一起吃啊。”

     蓝忘机“嗯,谢谢坤叔。”

  

     蓝忘机“坤叔,明天采购我去。”

     “小湛去啊,行,像你这样的年纪啊就应该多去外面走一走,别总是憋在山上。”

      蓝忘机“嗯,那我先走了。”

     

   下午蓝曦臣来到了膳房“坤叔,今天怎么没有我的午膳?”

     “嗯?小湛煮了面条不是给你送去了吗?”

   

      蓝曦臣“???我还是个孩子,z我不想这么早就面对这世间的罪恶!”


欢迎捉虫!


求个三连!


照例的宣群:946815991


 群名:糊王卡的养老院

 

  当老福特发不了的时候,我会发在群里!

     





将进酒

婚后夫夫双双穿越回少年时期!


黑化叽×黑化羡!


人物极度OOC预警!


羡羡极度厌恶江家!将江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化江厌离预警!


阴谋论预警!!!


——————————第四回


     

      隔着的草丛猛的被扒开,白衣少年紧紧的抱住了黑衣少年贪婪的嗅着少年身上的气息他真的害怕…他已经两次失去魏婴他真的害怕了…“魏婴……”

       魏无羡“蓝湛……我好想你……”

       蓝忘机“魏婴……是我没有护好你…”

       魏无羡捧住了蓝忘机的脸额头相抵“蓝湛,从来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间!蓝湛…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好好的!”  

        蓝忘机“嗯。”

        魏无羡“蓝湛,如果我性情大变变得不择手段,这样的我你还会喜欢吗……”

         蓝忘机抚上了魏无羡的脸“魏婴,我爱的只是魏婴魏无羡,无论你如何改变我也始终如一。” 

        魏无羡“蓝湛…有你真好!我这是修了什么福气竟然有你这样好的爱我。”

        蓝忘机“你值得。”


    幽静的小巷里两道身影紧紧的相拥,拥抱在一起的不止一个空无的躯壳,而是来着灵魂深处的相拥和共鸣。

      蓝忘机“魏婴我会守护你,爱你,用我的生命以爱人的名义付出我的一切换你恣意潇洒。”

      魏无羡“我也曾怯懦过,坚守过,失去过,而你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曾是一漂泊的船,如今船以靠岸,风帆已收。”   


      第二天早上魏无羡下意识的往蓝忘机那边靠,却突然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曾经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了搭在蓝忘机臂弯的手,不过他可是魏无羡!他不管!就算再外面在怎么纲再怎么黑,他在蓝忘机面前就是柔弱美男子!就是三岁!手顺着蓝忘机的宽大的袖子去抓他的手,眨巴这桃花眼一脸无辜的看着蓝忘机“嘿嘿。”

     蓝忘机反客为主去抓魏无羡的手,十指相扣并肩而行,四周路过的蓝家弟子都震惊了(虽然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却暗戳戳瞟了好几眼,若不是家规的束缚,恐怕要当成卧槽出声“这这这!蓝二公子怕不是被夺舍了吧!我头一次看到有活物能存活在蓝二公子三米之内!还离得那么近!说好的我不与人接触呢!?原来只是我们不配!”

      

     看着远远走过来的两个身影打破了少年的喧闹,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聂怀桑的扇子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我……我没看错吧!那个是蓝二公子!他旁边的是谁!是谁!竟然能和蓝忘机走的那么近!他要去膜拜大佬!”

       江晚吟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刚刚就因为插不上话被晾在了一边本就窝火的心情现在更是闹心了,那个魏无羡一来就给他惹事!

        江晚吟“魏无羡!你还不赶紧过来!刚来就给我惹事!”


      上辈子蓝忘机就厌恶江晚吟,虽然这辈子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心里的膈应是不可能消散的,他不是圣人也不是人们嘴中的君子,他就是蓝忘机深爱着魏无羡的蓝忘机,他可不不会再像前世那般畏首畏尾思虑到位,他现在就想好好守着魏无羡,什么君子名号什么功名不过是尘土罢了!看样子,想起魏无羡在江家受到的委屈,蓝忘机心里自然也是有了打算江家是绝对不能留了!而且还不能那么轻易的就让他没了,他要江家对魏无羡的伤害十倍奉还!


     魏无羡朝蓝忘机笑了一下捏了捏他的手转身走到了江晚吟旁边“诶呀!我哪有惹事!你一天天的净瞎说!那是蓝湛蓝忘机姑苏的蓝二公子!我怎么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惹事啊!”

     聂怀桑想要凑上去却发现蓝二公子冷飕飕的看着那边,聂怀桑心下一哆嗦咽了咽口水紧了紧手中的扇子缩了回去……内心有了猜想位魏公子肯定是个奇人!我可不相信蓝二公子是因为那个…那个叫什么玩意来着?那个江吟晚?还是江晚澄?不管了!反正他就是要和魏无羡做盆友!那个江晚澄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  


       魏无羡夜注意到了聂怀桑暗戳戳的小眼神“诶呀!差点把他给忘了,在魏无羡看来当初聂明玦少年继位那么那么轻松里面肯定有他聂兄的手笔,哪个家族的长老客卿里没有几个妄图成精的的老东西?聂明玦就算实力再怎么高强也不可能堵住悠悠众口,说聂怀桑没搞事情他魏无羡可不信!不过他并不想利用聂怀桑,毕竟聂怀桑可是他唯一的盆友。





    没错!这篇文的大纲的确是稍有改动,原本是打算让羡羡听到琴声也不和汪叽相认的,可是我觉得忘羡之间的情感和彼此之间的了解程度怎么可能藏得住?人都是有潜意识的,忘羡二人不仅仅还道侣,更是灵魂上的契合,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暴露无遗,还不如直接就相认!甜甜的恋爱!


     现在忘羡二人眼中的彼此!


     蓝忘机“魏婴在江家…我要把魏婴接回蓝家藏起来,江家人都是个坑!可是魏婴还没放下江家,他还不能动手,但是暗戳戳的应该没问题吧…不让魏婴发现,不能让魏婴为难!”


     魏无羡“我得好好隐藏!绝不能让蓝湛接触这些是是非非!我家蓝家就应该是风光无限的蓝家二公子!这些腌臜事儿怎么能让他家蓝家知道呢!简直脏了他家蓝湛的眼!这坏人还是我来做吧!”

   

     明明都是切开黑,却是彼此眼中的傻白甜!


    蓝忘机“我还要在江家人面前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你们这些欺负魏婴的人!我才不想理会!一会得好好吸一吸魏婴净化一下身心!”  

    

    魏无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三岁!我就是蓝湛面前的小宝贝!”



欢迎捉虫!


照例的宣群:946815991


 群名:糊王卡的养老院


   

     因为限流的原因,小可爱们在关注里真的刷不到我的更新,点进主页或者进群看都可以!

   




      

      


      

鬼将军重生刨丹

在屏蔽我真的没办法了……


照例的宣群:946815991


 群名:糊王卡的养老院


     



图片也被屏蔽了……



晚上再发一遍试试吧……



    我真的没断更……每天都在更新……只是因为限流了小可爱们收不到通知,在关注里也刷不到我的文……动不动就屏蔽……


     掉粉严重,热度贼低……害……


    算了……我写给我自己看……😞😞

聂怀桑沟通平行世界


     五只聂导一台戏!


    真正的鸡飞狗跳,小老弟?敢和涩会你桑爹叫板?信不信我剧本安排你?


    仙督桑(我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我已经过了搞事情的年纪了。)

    归隐桑(带着老婆,凭借着不要脸的技术在忘羡夫夫二人归隐的地方抢到了隔壁C位)

    少年桑(主角光环!)

    奶桑(哥哥们……我就来打个酱油)

    宗主桑(十三年布局期间)


   啊哈哈哈哈哈哈!没错又是我!


   这个脑洞存一下!等我联考回来之后再开!啊哈哈哈哈哈哈